中華民國健行登山會 -- 海外攀登天山阿拉阿恰山群--純冰攀登 (完結篇)
正在加載......
中華民國健行登山會
進階搜尋
X
 
會員帳號 :
會員密碼 :
忘記密碼    加入會員

海外攀登天山阿拉阿恰山群--純冰攀登 (完結篇)

 
海外攀登天山阿拉阿恰山群--純冰攀登(完結篇)
 
詹喬愉
 
文接178 期--本文係紀錄2015年一次海外攀登意外的心路歷程,作者詹喬愉綽號三條魚
你會發現原來人的脆弱與堅強是並存的
編按: 此行程是由「吉爾吉斯山岳會」發起,「歐都納戶外體育基金會」、「中華民國健行登山會」、「中華民國山岳協會」共同贊助與規劃的"攀登之心"活動。
 
溫馨的小盒子山屋
 
Day 5-7   20150721~23 休息日
一連幾天,都見不到藍藍的天,縱使偶爾露臉,稍縱即逝。這個像是被巨人遺忘在冰河旁的小盒子,是冰天雪地中,我們溫暖的據點。
: Korona Peak 4810m (皇冠峰) IZYSKATEL Peak 4400m
 Korona白瑩的皇冠型山勢在山屋前方聳立,既來之,就想登頂一觀。天不如願,或說老天已經給了我們一次機會了,攀登小饅頭那灰濛濛的一日,竟然是接連幾天以來最好的天氣,幸好沒被錯失。但在那之後一連幾天,都見不到藍藍的天空,縱使那一抹彩色偶爾露臉,稍縱即逝,籠罩我們的小山屋在黑灰與白的灰階世界中。
   
黃色小盒子裡面非常舒適,內部大約六、七坪大的空間,一半的面積是床板,大約肩併肩的躺著六人就極限了。床板下的空間看來是放置裝備的,高約一米,人多的時候也可以作為上下舖的概念。
圖: Korona 山屋
    進門左邊直到牆壁的空間是木頭的桌板,和兩條一長一短的木椅圍繞在桌邊。進門左邊的牆上貼滿了路線資料,正好對照一旁窗戶望出去,Ak-Sai冰河對岸的山峰。圍繞床板的牆上,一張張美女裸照讓小廣心曠神怡。 外頭天氣不是很好,灰矇矇的,山崩跟冰裂的聲音一陣陣傳來,已經習慣到就像是森林裡的鳥叫一般。
 
    不晴朗的天氣,理所當然的休息日,這裏海拔比雅賽克山屋(Ratsek Hut) 高多了,又少了從床戶灑下的炙熱陽光,終於不會再被熱醒,兩顆蛹在山屋裡呼呼大睡,完全不管外頭天已經亮了好幾個小時了。對面山壁石頭崩落的聲音不絕於耳,但是對於這倆蛹的孵化卻沒有任何一點影響。
 
    吃飽睡睡飽吃,在酷寒中攀登的時候,心裡頭嚮往的不就是這樣的生活?偏偏這樣的生活才超過一天,就不安分的開始嚮往窗外群峰。
 
    我們的食物是由吉爾吉斯山協提供,提供的罐頭沒有拉環,只能用開罐器,但是偏偏我們這次都沒有帶瑞士刀來!(因為帶了割繩刀就沒帶瑞士刀)
 
    於是"冰釜的多項用途",就多了"開罐器"這一項了。在小盒子裏還放著許多讓人看了就溫暖的蠟燭,為了節省瓦斯的我們,甚至還直接用燭火加熱食物,反正休息日最不缺的就是時間了!
 
    休息雖然悠哉,但我們也沒忘了我們到這山屋的目的,一邊觀察四周哪些路線容易落石,一邊祈禱隔天能給我們一個好一點的天氣,卻始終沒能如願。為了把握時間去別處看看,我們兩天的休息後回到原本的雅賽克山屋(Ratsekhut)(第一天營地)取下一趟行程的食物,並且重新整裝,前往冰河北方那一條源頭烏切圖峰(Uchitel Peak 4527m)攀登更難的路線。
 
圖: 雅賽克山屋(Ratsekhut, 3100m)
 
Day 8
20150724
 
我們前往烏切圖山屋(Uchitel hut),這個山屋的距離較近,坡度也較緩,但是因為這個方向的攀登路線難度都偏高,因此往這方向來的人少之又少,山屋更小了,但是很明顯的較少人使用,也比較乾淨。
這次的攀登結束後,我們也才非常驚訝的知道,鮮少有人知道此山屋的存在,就連雅賽克山屋(Ratsek hut)的管理員和挑夫都不知道。我們之所以有這個山屋的資訊,要感謝吉爾吉斯山岳會會長 (Dr. Vladimir Kommisarov)的告知。
世事多變化喬愉與小廣原訂2017年04月23日敲定人生大事啦!
奈2017年01月18兩人在四川雙橋溝冰攀自我訓練時小廣發生意外墜落送到四川省人民醫院的時候頭顱開放性顱腦外傷,右側頂部硬膜外血腫,蜘蛛膜下腔積血,顱內積氣,估出血超過70ml,顱骨骨折、並且向內凹陷,右眼球腫大。將近八小時送醫轉院過程中,右耳不斷出血。肺挫傷,肺積血,鎖骨、肋骨骨折。心率不整(可能是肺受傷影響)他做顱骨切除手術,這裡的技術似乎沒有保留頭骨,要我們自己回台重建。我們預計29號轉回台北榮總。
編者於2月9日到榮總探視時,小廣記憶力有稍微恢復,但思考等意識還不完全恢復。
小廣加油!
Uchitel俄文教師老師Izyskatel俄文研究生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