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健行登山會 -- 當七千公尺遇見七千公尺--「攀登之心」列寧峰心得
正在加載......
中華民國健行登山會
進階搜尋
X
 
會員帳號 :
會員密碼 :
忘記密碼    加入會員

當七千公尺遇見七千公尺--「攀登之心」列寧峰心得

 當七千公尺遇見七千公尺-- 攀登之心列寧峰心得
 
賴宇晟(歐都納八千米同學會二班的班長)
 
編按: 此行程是由「吉爾吉斯山岳協會」發起,「歐都納戶外體育基金會」、「中華民國健行登山會」、「中華民國山岳協會」共同贊助與規劃的" 攀登之心" 活動。
 
 
我們都自認平凡,但其實身後都藏著一雙不願張開的翅膀,我努力地想踏實的展開雙翅,希望可以跳出平常工作的身分,成為一個戶外的親近者。
在台灣我在海平面七米的工廠工作,今年我與王嘉隆獲選參加吉爾吉斯高海拔攀登,這是一座七千米的山峰,讓我有機會站在比平常高一千倍高度,有機會從那樣的高度俯瞰這個世界,在此之前我只能透過網路影片來感受七千米的氛圍。幾年前去了一趟非洲吉力馬札羅的印象仍不斷在我腦中徘徊,當到達海拔五千公尺以後,所有簡單的行動都變得沉重及笨拙,所以在這趟旅程之前,我只能不斷告訴自己必須預想所有一切可能會遇到的狀況該如何把物品熟練成規則性擺放,才不會找得焦頭爛額;該如何把裝備擺得井然有序,免去不必要的動作或是重複的舉動;任何的飲食都必須細嚼慢嚥,在山下的我總是狼吞虎嚥,但在高海拔若是如此,消化系統很快就會跟我抗議了吧。
 
 
以下是筆者這次使用到的工具,對於從事此類活動非常實用。
 
路線模擬>
攀登任何一座山峰準備地圖是必須的,並且可以從網路上擷取許多前人攀登路線圖,搭配地圖了解會遇到的地形,可以對於攀登行程有所準備。本次更利用google earth 搭配路徑做類似導航模擬,網路上分享著許多攀登路徑記錄,搭配google earth 可事先在路徑上做一次電腦虛擬攀登。從下面兩張圖可以明顯觀測真實照片和模擬的圖像幾乎完全一樣,透過圖像可以更真實呈現路徑周遭的狀況,可以比地圖提供更多資訊,也讓挑選裝備更有根據,甚至連確保點的位置也可以從周遭的地形地貌做事先的評估。
 
 
 
手錶式GPS>
這次攀登使用手錶式GPS ,比起手持式更方便操作以及記錄,由於本次活動主旨在於自主攀登,並沒有嚮導可以帶領我們,也少了一些嚮導間所獲得的天氣或路線資訊,從網路中下載好前人所記錄的路徑隨時做路徑比對。過去在台灣爬山常著重於地圖定位的重要性,本文並非否定地圖的重要性,但在高海拔攀登中,地圖定位或許所扮演的角色就沒有如同在台灣爬山重要,高海拔較沒有植披遮掩,山景也較為開闊,天氣好時在行走過程中常可以沿路看著頂峰前進,另外在天氣起大雪大霧的時後,GPS 更可以指引正確的方向,或許誤差會到達二三十米,但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雪霧下,急難危急的時刻能給予正確的方向是多大的恩賜,接著就要解決兩個大家最容易有的疑惑。
 
 
1.      GPS 很耗電,容易一下就把電力耗光?
在攀登過程中,僅會在特定點或是休息點GPS 記錄該航點位置,非沿路開GPS 記錄,但是記錄航點時可以觀測到航點以及航線間的差距,隨時確認是否偏離路徑,本次測試一天十小時的活動,電力僅消耗不到10% 由於已先載入前人路徑,除了在記錄時可順便看到是否位置在航線上,當緊急時刻須要折返或是到預定地時,就必須沿路開啟GPS ,此時就可以跟著前人記錄的航線行走,當持續開啟GPS 返航耗電量較大,約五小時消耗40% 電力。但持續開啟GPS 為屬情況較危急,非常態使用,一般使用下至少可以使用三天記錄航點以及一天GPS 導航返航的電力,對於不熟悉的地方是非常實用的工具。
 
 
2.         在山區沒有電力供應,帶上3C 產品不是很容易無法充電?
高海拔攀登以基地營為據點,不斷上下做高度適應,每一次高度適應回來也都須要一到兩天休息日,這時可以使用太陽能板做即時充電,能直接轉換成電力的太陽能板重量不到200 公克,對重量影響不大。
 
< 攀登心得>
本次天氣不佳,有很多時間在基地營等待和跟其他山友及嚮導交流,每一次的旅程不論是山或是人,總會給我進步也給我能量,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爬山故事,在那遇到受僱於政府的伊朗國家爬山隊,有離職想做點什麼的日本浪人,有甚麼都自己背自己扛自己煮的自主攀登捷克隊,有熱衷於四處高海拔攀登的香港隊,有體力參差不齊的歐盟隊。
伊朗隊的夥伴對於我們非常羨慕,他告訴我如果他自己有能力一定會用自己的錢來爬山,他們受僱於國家聯邦組織,只給他們一般建議攀登的一半天數,最後他們雖然登頂,卻是在天氣極度惡劣的環境下完成,他告訴我"ONLY MOUNTAINS GIVE PEOPLE PERMISSION". 他不希望得到這樣強求的山,期待能在最美的時候享受頂峰,而不是單單為了撿一顆山頭。而伊朗的教練叮嚀我需要注意的天氣資訊,過去的爬山經驗,天氣晴朗就代表是理想的登頂日,我聽過風寒效應,卻沒有親身了解其中的意義,這次在攀登過程中真實的體會。
香港隊算是一個世代傳承的隊伍,這是一個有30 40 50 歲組成的隊伍,一種母雞帶小雞的概念。30 的,是一個開朗的女孩子,這裡有了她多了不少歡笑,多虧她擔任外交部長提供不少情報給我們,40 ,是一位很有計畫的大哥,感覺他要尋遍世界千山萬水,對於爬山的行程計畫我看到他的沉著穩重,一步一步按照計畫前進,50, 是一位親切謙遜的大哥,也是香港隊唯一登頂的一位,對於他的訓練他只是輕描淡寫,但上過這就知道他的意志必須超乎常人。
 
香港隊的老大哥給了我一句很受用的話,『好天氣是留給登頂日,壞天氣是用來做高度適應、裝備運補或是休息日』,這是我第一次自主兩人高海拔攀登,耐心以及天氣因素佔了能不能成功攀登很大一部分,耐心的等待天氣許可,也耐心的不斷作高度適應,我和繩伴明白彼此所做的決定必須對自己負責,行程安排亦然,在多變的環境下會產生許多變數,我們必須溝通、討論、決議,每個人的狀況、經驗、擅長的事情都不相同,快速根據天氣做恰當的行程安排,或許這就是攀登之心所要給我們的學習課程吧!


gotop